当前位置: 首页 > 欧冠 > 正文内容

陈义龙重回*ST凯迪董事会 缺席股东大会遭股民质问

作者: 上饶新闻网   来源上饶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4-16

  陈义龙重回*ST凯迪董事会 缺席股东大会遭中小股民激烈质问

  每经记者 张明双 实习编辑 魏官红  

  身处债务危机的*ST凯迪(000939,SZ)于8月3日召开 2017年度股东大会,由于董事长、总裁等重要职位空缺,谁将带领危机重重的*ST凯迪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在大会上,大股东阳光凯迪董事长陈义龙率老班底孙守恩回归董事会,不过陈义龙因故未能出席当天的股东大会,此事被多位股东代表激烈质问。

  此外,*ST凯迪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存在较多的经营往来,市场猜测后者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可能。此前审计机构在《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中表示,部分上市公司与阳光凯迪及其他关联方交易的工程款、预付账款等,无法获得充分的审计证据,不能确定是否构成资金占用。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要求*ST凯迪对此作出解释,目前公司尚未回复。新当选董事、大股东代表孙守恩表示,大股东不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

浙江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股民质问董事会履职情况

  债务违约、股价连续跌停、巨额亏损、客户讨债……今年以来,*ST凯迪负面缠身,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总裁、董事长相继辞职,管理层的勤勉尽责及稳定性备受投资者质疑。在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董事会改选是一个重头戏。经大股东阳光凯迪提名,*ST凯迪董事会同意增选陈义龙、江海、孙守恩为董事候选人。

  其中陈义龙为阳光凯迪实际控制人,曾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江海、孙守恩也在上市公司担任过董事职务,因此这次改选其实是陈义龙率老班底重回*ST凯迪董事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股东大会现场看到,*ST凯迪一众高管及机构、股民代表几乎坐无虚席,而核心人物陈义龙的座位却是空的,这引起了一些股民代表的不满。“这么重要的会议,陈义龙为什么没来?”有股民认为,作为董事候选人,陈义龙理应到场述职。

  大股东授权代表孙守恩解释,原本陈义龙准备来参加会议,但当天有外省来的机构有意重组*ST凯迪的部分资产,双方需要洽谈,陈义龙必须参与谈判。

  根据股东大会投票结果上饶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陈义龙、孙守恩当选为*ST凯迪董事,江海落选,此前其因身体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履任仅半个月。

  “陈义龙是接下来公司重组的主要操盘手。”面对*ST凯迪将何去何从的问题,孙守恩表示,现在公司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破产重整,要么“瘦身自救”,第一个交给法院就可以解决,但会对不起很多人,第二条路很不容易,但对股东和债权人有利。

  刚刚卸任董事长的唐宏明表示,*ST凯迪决不能走破产的道路,这样股东、金融机构、员工的利益都会受到损害,尤其是广大农民(燃料客户),欠他们20亿元的燃料款必须解决。

  不过,部分股民代表在会议上情绪激动,质问高管尤其是独立董事是否尽责。“公司不是一夜之间变得危机重重的,前期的董事会早就应该看出问题了,不该借这么多钱去建那么多不能发电的电厂。”来自上海的股东王女士表示,前任董事会应说明该承担什么责任。

  期间,唐宏明代表董事会做了“自我检讨”,孙守恩发言后鞠躬致歉。孙守恩表示,摆在新班子面前的是将现有资产变现,把水电、风电、林地等资产赶紧卖出去。

  大股东被质疑占用上市吉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公司资金

  为实现“瘦身自救”,*ST凯迪在股东大会前夕抛出一份资产打包出售的重组协议。现场有股东认为,重组协议解决不了现有问题,而大股东关联交易相关问题更为重要。

  “2015年装进大股东的资产,为何2~3年就变成了无效资产(低效资产)?”“跟大股东的关联交易为什么那么多?”有股民代表在现场质疑,交易所问询函和审计机构提及的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是否存在。

  据了解,2015年*ST凯迪耗资68.5亿元收购150余家生物质发电、水电、风电以及林业资产等公司,其中120余家为大股东阳光凯迪持股公司,阳光凯迪由此获得了2.81亿股股份及16亿元现金。

  但是这些资产很多成为了低效资产,部分电厂无法发电,还有很多电厂处于在建状态。这些项目缺乏资金建设,成为*ST凯迪2017年业绩巨亏的直接因素。

  而在出售资产套现之外,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还与上市公司发生多宗关联交易,且存在超额支付预付款、工程款往来等情形,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嫌疑。

  今年6月份,审计机构针对*西安中医癫痫病医院ST凯迪大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发布了一份专项说明,对相关情况进行了梳理:2017年末,*ST凯迪应收关联方凯迪工程合同分包款为11.54亿元,预付凯迪工程的工程款净额为13.12亿元,但双方就工程结算未达成一致意见,无法判断是否存在占用;2017年末,*ST凯迪子公司松原凯迪对中薪油化工的预付账款为4亿元,上市公司一直未就上述关联交易履行必要的审批程序,无法判断是否存在占用;2017年末,*ST凯迪代子公司格薪源向关联方支付2.94亿元减资款,但没有提供减资证据,无法确定是否构成占用;2017年末,*ST凯迪应暂停向关联方阳光凯迪、中盈长江支付未办理产权证资产的交易对价,累计向中盈长江超额支付交易对价2亿元,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

  深交所向*ST凯迪发送的《年报问询函》要求详细说明上述项目的具体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大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而*ST凯迪已数次延期回函,目前尚未进行回复。

  孙守恩明确表示,因为公司的投资和国家政策变化导致资金链断裂,“大股东没有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责任编辑:陈靖

栏目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