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考研 > 正文内容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五千零三十六章 玉玉VS蓝兰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上饶新闻网   来源上饶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一直将注意力放在玉玉脸上的公孙蓝兰哪能没有发现玉玉的这种变化?

    这让此时的公孙蓝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了玉玉一眼随后便对着玉玉开口道:“玉玉,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太对?”

    “没……没什么。”玉玉赶紧恢复了过来,对着公孙蓝兰摇头道。

    “真的没什么?”公孙蓝兰再次询问道。

    “我怎么感觉你的情绪不太对劲?跟赵秦谈得不好么?”

    “没有。”玉玉再次摇头道。

    “我也没有什么呀,小姐你可能看错了吧?”

    “是吗?”公孙蓝兰再次打量了玉玉好一会儿。

    “希望如此吧,我还以为你心里有些不太高兴。”

    玉玉再次摇了摇头,而此时的公孙蓝兰内心也感觉到奇怪,不过公孙蓝兰并没有多询问什么,公孙蓝兰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玉玉早就跟自己说出口了。

    玉玉既然没有开口,那就代表没有出什么事情,也有可能是玉玉并不愿意告诉自己。

    无论是这两种其中的哪一种情况,公孙蓝兰便清楚自己今天是不可能从玉玉嘴里得到要怎么为孩子治疗才能减少癫痫带来的伤害呢?什么了,还不如不去纠结。

    公孙蓝兰本来就是那种不是很喜欢在一些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用处浪费什么精力的人。

    “小姐,刚才张成……是在跟小姐你见面么?”玉玉想了想,随后便对着公孙蓝兰如此询问道。

    一听到我的名字,此时的公孙蓝兰明显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公孙蓝兰身上的玉玉当然敏锐的发现了公孙蓝兰的这种细小的变化,这让玉玉也再次在心里确认了什么。

    公孙蓝兰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反应?现在在听到我的名字竟然会走神,要是说我与公孙蓝兰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的话,玉玉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是。”公孙蓝兰点了点头。

    “你刚才碰上张成了么?”

    “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从这里走出去。”玉玉如此回答道,玉玉当然没有选择将自己看到的说出来。

    “那还真是巧了。”公孙蓝兰笑了笑。

    “是张成主动找过来的,我还以为他想要做什么呢,没相当张成是来跟我谈论一些利益上面的事情。”

    谈论利益?

    有什么样的利益能够促使我们抱得那么紧?看上去仿佛谁都分不开?
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权威>     当然,这句话玉玉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口来。

    玉玉还没有多询问什么,公孙蓝兰就直接拿出这样的借口来解释,虽然谈不上什么慌乱,但是正常情况之下公孙蓝兰又怎么会跟玉玉多解释什么?

    这只能代表着,公孙蓝兰内心确实不想将实情告诉给玉玉,这件事情确实扰乱了公孙蓝兰的心思。

    “我还以为,张成会对小姐你做些什么呢。”玉玉装作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开口道。

    此时的公孙蓝兰脸色有些难看,也没有与玉玉对视,摆了摆手掩饰着自己的脸色开口道:“他能对我做些什么?他得有那个胆子啊。”

    “张成的胆子可不小。”玉玉缓缓开口道。

    “是不小,不过有些事情张成还知道底线的,这一点我倒是挺信任他。”公孙蓝兰再次笑着说道,即使此时的公孙蓝兰内心都快要抓狂了,不过公孙蓝兰也只能违着心说出这种话来。

    “我现在觉得,张成做事情可能越来越没有底线了。”玉玉再次看了公孙蓝兰一眼随后便如此开口道。

    “哦?”公孙蓝兰再次愣了愣,转过头看了看玉玉。

    “怎么说?难道张成对你做过什么不成?”

    “没有。”玉玉摇头道。

    孩子头痛性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我只是有这种感受罢了,小姐你不要多想什么。”

    公孙蓝兰脸色古怪的看了玉玉一眼,公孙蓝兰总感觉玉玉仿佛对自己有些针对,不过这种感觉又不是很强烈。

    公孙蓝兰思考了半天,只能将这种当作是自己现在敏感之下出现的错觉吧?

    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针对自己,玉玉又怎么可能会针对自己呢?

    玉玉可是自己亲手带大的啊。

    “可能是吧,不过我也没有怎么看出来。”公孙蓝兰再次开口道。

    玉玉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看了茶几一眼,目光放在了那两个葡萄酒瓶子上面。

    “小姐,你们刚才喝酒了吗?”玉玉对着公孙蓝兰询问道。

    公孙蓝兰这才反应过来那两瓶酒没有被收起来,这让公孙蓝兰心里不由得一慌,生怕被玉玉看出什么来。

    不过公孙蓝兰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而是对着玉玉笑了笑开口道:“是啊,可能你不会相信,这个张成竟然会选择喝我的东西。”

    “哦?”玉玉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公孙蓝兰。

    “他真的这样做过么?”

    “要不然桌子上怎么会有两个杯子?”公孙蓝兰开口道。

  &癫痫偏方治疗nbsp; 公孙蓝兰知道,自己越是坦白什么,就越是不会让玉玉怀疑什么。

    但是公孙蓝兰哪里能够想得到,刚才就在公孙蓝兰神志不清的时候玉玉就亲眼目睹了一些东西?

    “还真是一件稀奇事。”玉玉再次开口道。

    “对了小姐,那瓶你专门准备好的酒还在吗?”

    “在,当然还在。”公孙蓝兰条件反射般的开口道。

    公孙蓝兰回答完就有些后悔了,自己表现得这么着急,要是被玉玉怀疑什么怎么办?

    想到这里,公孙蓝兰便再次开口道:“还在酒架子上面放着呢,本来我是想借这个机会给张成灌下去的,可惜……你并不在这里,我给他喝了也没有什么用。”

    “小姐其实可以自己先应付着的,到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就好。”玉玉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不过依然没有说出来。

    “我也不想出现什么纰漏,这个张成可精明着呢。好在现在算是开了一个好头,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公孙蓝兰再次笑着开口道。

    “那我尝试带着那瓶酒去见见张成?”玉玉想了想再次对着公孙蓝兰询问道。

    “不用了,暂时不需要这样做。”公孙蓝兰摆手开口道。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栏目热点